新冠疫情的“次生灾害”:孕检受阻,死胎率上升

来源:Nature自然科研

原文作者:Clare Watson

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研究报告了一种令人不安的趋势: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死胎(宫内胎死)造成妊娠中止的比例明显上升。研究人员表示,因为封锁限制和医疗护理中断,部分国家的孕妇所接受的护理达不到标准,这可能导致了会引起死胎的并发症未能被及时发现。

“我们在努力保障[孕妇]在COVID-19期间的安全,但死胎率却意外上升。”南澳大利亚大学的助产学专家Jane Warland说。

8月10日,《柳叶刀-全球健康》(The Lancet Global Health)发表了迄今最大规模的一项报告死胎率上升的研究[1],研究数据来自尼泊尔9家医院的2万多名已生产妇女。论文称,死胎率从尼泊尔3月末为阻止新冠病毒传播而采取封锁措施前的14‰增至5月末的21‰——上升了50%。上升最快的时期是封锁开始的最初四周,在此期间居民只能出门采购食物或接受必要护理。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围产期流行病学家Ashish K.C。及其同事领导开展了上述研究,他们发现虽然疫情期间的死胎率上升了,但是总体死胎数量未变。这可能是因为医院出生的婴儿数量减少了一半——从疫情封锁前的平均每周1261例下降到后来的651例。封锁期间,医院出生的婴儿出现并发症的比例也更高了。但研究人员不清楚那些未在医院分娩的孕妇和她们孩子的具体情况,因此无法确定死胎率是否在整个人口中都上升了。

K.C。 Rather表示,住院分娩的死胎率上升并非由COVID-19感染引起,而可能是因为疫情影响了常规产前护理的获取,而常规产前护理原本可以及时发现会导致死胎的并发症。孕妇或许因为缺少公共交通而无法前往医疗机构;某些地方的产检据称被取消了。另有一些孕妇可能因为担心感染SARS-CoV-2而避免前往医院,或者改为电话和网上咨询。疫情导致的这种护理中断也与心脏病和糖尿病死亡人数增加存在联系。

“过去20年来,尼泊尔在保障母婴健康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是过去几个月又拖慢了这一步伐。” K.C。说。

全球趋势

伦敦一家大型医院的出生数据展现出类似的趋势。7月,伦敦大学圣乔治学院的产科医师Asma Khalil及其同事报告称[2],圣乔治医院的死胎率在2019年10月到今年1月末是2.38‰,但在今年2月至6月中旬升至9.31‰,是之前的近四倍。

Khalil称之为疫情的间接损害。她说在封锁期间,有些孕妇可能出现了未得到确诊的并发症,她们也会犹豫是否要去医院,导致当她们就医时,并发症可能已经进入后期,最佳干预时机已经错过了。

印度有四家医院报告[3]在该国实施封锁期间死胎率有所上升。和尼泊尔一样,在医院生产的孕妇减少了。需要紧急妊娠护理的转诊孕妇也减少了三分之二。作者认为这意味着更多的孕妇是在家或在小型机构里无人照料的情况下分娩的。苏格兰作为少数每月核查死胎和婴儿死亡数据的国家或地区之一,也发现死胎率在疫情期间有所上升。

服务中断

正常时期,世卫组织推荐妇女在怀孕期间至少见专业医护人员8次——即使被判定为低风险妊娠,以检查并控制可能伤及母体、胎儿或二者的问题。如果孕妇从怀孕28周起侧卧睡觉,停止吸烟,在胎动减少时及时告知助产士或医生,那么大部分的死胎风险都是可以避免的。孕晚期的常规健康检查尤其重要,但是孕妇一般在整个孕期都会接受风险因子监测,如胎儿生长受限和高血压。

新冠疫情暴发后,专业的妇产护理机构建议避免部分面对面的咨询,取而代之以远程咨询,以免孕妇感染新冠病毒。

但是医护人员无法远程给孕妇量血压,听胎儿心跳或者做超声检查,Warland说。因此,她认为一些高危妊娠可能被漏检,尤其是对还不清楚哪些属于异常情况的头胎孕妇。比如,圣乔治医院报告称,在英国实施封锁期间,有高血压的孕妇减少了。这意味着“高血压孕妇没有得到正常情况下的护理,而未检出的高血压是造成死胎的一个风险因素”,Warland说。

墨尔本伯内特研究所的产科学研究员Caroline Homer说,这些研究呼吁大家支持妇婴保健服务,尤其是在中低收入国家,“现在不是缩减”这些服务的时候。在亚太地区,妇产科医护人员被调至抗疫一线,产检机构减少了与孕妇的面对面接触。在某些地方,这些服务甚至完全停止了,她说。

但是,伦敦皇家妇产科学院的副院长Pat O’Brien表示,死胎率上升的背后原因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我们听说有孕妇很晚才因为胎动减少去看医生,胎动减少可能意味着胎儿情况不太好,我们也听说有孕妇错过了产检。这可能是因为她们不清楚这些产检是否算作必要出行,害怕去医院,或者不想加重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负担。” O’Brien说。

若要了解此次疫情对于妊娠的全面影响,未来的研究需要使用群体级别的数据来评估在疫情期间选择不去医院,而是在家或是在小型机构分娩的孕妇的结局,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公共卫生研究人员Emily Carter说。“有时候,我们忘了一些群体的境况有多惨,即使是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就不太乐观。”Carter说。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jyongbang.com/41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